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思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户
搜索
查看: 8474|回复: 13

潜伏在定州交通局20多年的流氓 -柴建终于浮出了水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 22: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潜伏在定州交通运输局20多年的流氓柴建
                                              终于浮出了水面

自古百姓就盛传一句话,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潜伏在定州交通局22年的一个流氓柴建终于浮出了水面。
        那是在1993年9月份,本人接到省会某杂志社一个采访任务,题目是《军人的情感世界》,由于我的老家在定州,便通过熟人安排到了三十八军某零团部队大院去采访,位置在定州城北去保定的必经之路107国道上路东大院。
       当天的采访还算顺利,晚上部队安排到了院内招待所,大概在晚上九点左右负责宣传接待的一位主任把我叫到门外说:你们来采访《军人的情感世界》我们就接待,了解其他的内容我们就不配合接待采访了。
      当时本人很纳闷,还了解什么内容了呢?回到房间就问另一位随自己一起来的女孩儿叫晓红。你了解部队其他的事情了吗?我们是来采访军人的情感世界的,别了解其他的事情,不然人家部队就不配合接待了。
       晓红当时很生气的说:你这个人一点正义感都没有,部队家属院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一位军人干士强奸了他家12、3岁的小保姆你不想管,难道还来阻止我管吗?(后来才听说是柴建强奸了大姨子家的女儿张家口的,当时给柴建家看孩子的小保姆)你不但不关心,反而还来阻止我。当晚晓红很生气的骑车就往部队外面冲,本人也一前一后的追随着离开了部队大院,当晚谁也没有在部队大院住。
      十月一期间,部队搞联欢晚会部队领导邀请我一人去观看节目不允许带晓红去部队大院。晚九点左右活动结束,我一个人骑车由北往南朝定州城里方向行驶,当骑车至107国道清风路口时,听到身后有骑二八型自行车的链盒声音。瞬间这个骑车的男人就超过我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抬头看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穿土白色风衣拦住了我的去路。我镇静地问了一句:您是谁呀?我是记者在部队采访了,没有惹人。此男人没有下车,左脚扎地右脚依然踩踏在自行车的脚踏板上一个字没说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了我的脑门上…….
      瞬间我感觉头咯吱一声一阵晕眩。我哀求道:我叫你一声哥哥好不好呀,你是谁呀?我是记者,我在部队采访了,真没有惹谁。此人又抬手一拳打在了我的嘴唇上。我即刻感觉嘴唇肿痛麻木在流血,来人手上的白色棉线手套都没有摘下,次日看受伤处还有手套的花纹印迹。
      只听他用低沉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妈……的,其他的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身后由北向南行驶来了一辆大卡车大灯很亮,很清晰的照在了这个人的脸上。他调转车头骑向马路的对面,直径往三十八军四零团方向返回。
我收拾下掉在地下的包胆怯得直径往城里走了。
      次日我在定州城北派出所报案,12月20日左右来到了西柏坡参加毛主席诞辰100周年纪念会了。由于当时人们都没有通讯设施,我的工作离开了定州来到了省会。至今不清楚定州城北派出所是怎么了解案情的,2012年8月去新搬的派出所了解情况,北城派出所很不配合,竟由一名干警耍态度打人骂人。
      在当年的12月26日参加毛主席诞辰100周年我去了西柏坡。
     此事一阁就是20年没有一点点线索。
    自古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2012年的8月份,我本人考驾照,遇到一位三十八军某零团专业的干部,我才又追问起此事。
   此人说:当年部队大院强奸小保姆的男人叫柴建,当年给了他一个保守的处分,已经专业到了地方交通局。
   通过了解,得知柴建专业到了定州交通运输局火车站车辆管理所任指导员。
    在2012年的8月份,本人在定州交通运输局大门口见到了柴建,当柴建得知我的来意后说:你感觉像我吗?我还有会,转身就进了交通运输局院内。
    当天下午柴建多次用定州交通运输局车管所的单位电话和自己的手机号:13102975838(现已停用)大骂记者,我已经记下你的车牌号了,等你下次再来定州我扣掉你的车,让你上不了高速,看你今后还敢不敢再来定州了。
       我当时就回答他说,定州是我的老家,我随时都可以回去。张家口是你的老家,希望你尽早回你的老家,别在恶心着定州人。
       2013年的春季,我两次去定州交通运输局找领导人说起此事,他们都说自己很忙,还得下乡。又找到了办公室协调此事,定州交通运输局办公室以柴建已经退休了为理由没有给出任何合理的答复。
       试问定州交通运输局:难道就因为柴建退休了就可以逃脱罪行了吗?难道因为柴建退休了就可以不再追究其当年强奸12、3岁小保姆的刑事责任了吗?对于这样一个罪大恶极的流氓,恶棍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多少年对他所犯下的罪刑都要一一追查到底。让这个披着羊皮的狼,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绳之于法,公布于众,得到他应有的报应。追查他应有的责任,承担他应该承担的罪刑。
       20多年了,柴建给我本人所造成的身心的伤害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和弥补的,无法计算跑了多少趟的牙科医院,失去了多少的笑容,爱人的抱怨,诸多的痛苦折磨了我多年。
      为盼各有关部门落实情况,还我本人一个说法。
     此稿件自交于定州交通运输局之日起至今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句公道的话语。
稿件以上真实内容一旦公布于众,曝光全球。责任有定州交通运输局及柴建本人承担一切相关责任。
致:定州市交通运输局

                             思童网络文学社
                              2016年1月22日

发表于 2016-2-2 23: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定州交通局还隐藏着这么一个大人物呀?
怪物吗?强奸自己亲戚家的孩子,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更何况人呀?
就该拉出去阉掉。。。。。。
 楼主| 发表于 2016-2-3 15: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像这样的流氓早就该绳之以法,怎么会拖到现在呢?
发表于 2016-2-4 00: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如此帖子被其他的论坛转发,后果会怎样呢?
发表于 2016-2-4 00: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此人恶略行为,不怕别人知道吗?
 楼主| 发表于 2016-2-9 21: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古百姓就盛传一句话,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潜伏在定州交通运输局22年的一个流氓柴建终于浮出了水面。
        那是在1993年9月份,本人接到省会某杂志社一个采访任务,题目是《军人的情感世界》,由于我的老家在定州,便通过熟人安排到了三十八军某零团部队大院去采访,位置在定州城北去保定的必经之路107国道上路东大院。
       当天的采访还算顺利,晚上部队安排到了院内招待所,大概在晚上九点左右,负责宣传接待的一位主任把我叫到门外说:你们来采访《军人的情感世界》我们就接待,了解其他的内容我们就不配合接待采访了。
      当时本人很纳闷,还了解什么内容了呢?回到房间就问另一位随自己一起来的女孩儿叫晓红。你了解部队其他的事情了吗?我们是来采访军人的情感世界的,别了解其他的事情,不然人家部队就不配合接待了。
       晓红当时很生气的说:你这个人一点正义感都没有,部队家属院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一位军人干士强奸了他家12、3岁的小保姆你不想管,难道还来阻止我管吗?(后来才听说是柴建强奸了大姨子家的女儿张家口的,当时给柴建家看孩子的小保姆)你不但不关心,反而还来阻止我。当晚晓红很生气的骑车就往部队外面冲,本人也一前一后的追随着离开了部队大院,当晚谁也没有在部队大院住。
      十月一期间,部队搞联欢晚会部队领导邀请我一人去观看节目不允许带晓红去部队大院。晚九点左右活动结束,我一个人骑车由北往南朝定州城里方向行驶,当骑车至107国道清风路口时,听到身后有骑二八型自行车的链盒声音。瞬间这个骑车的男人就超过我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抬头看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穿土白色风衣拦住了我的去路。我镇静地问了一句:您是谁呀?我是记者在部队采访了,没有惹人。此男人没有下车,左脚扎地右脚依然踩踏在自行车的脚踏板上一个字没说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了我的脑门上…….
      瞬间我感觉头咯吱一声一阵晕眩。我哀求道:我叫你一声哥哥好不好呀,你是谁呀?我是记者,我在部队采访了,真没有惹谁。此人又抬手一拳打在了我的嘴唇上。我即刻感觉嘴唇肿痛麻木在流血,来人手上的白色棉线手套都没有摘下,次日看受伤处还有手套的花纹印迹。
      只听他用低沉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妈……的,其他的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身后由北向南行驶来了一辆大卡车大灯很亮,很清晰的照在了这个人的脸上。他调转车头骑向马路的对面,直径往三十八军某零团方向返回。
我收拾下掉在地下的包胆怯得直径往城里走了。
    次日我在定州城北派出所报案,12月20日左右来到了西柏坡参加毛主席诞辰100周年纪念会了。由于当时人们都没有通讯设施,我的工作离开了定州来到了省会。至今不清楚定州城北派出所是怎么了解案情的,2012年8月去新搬的派出所了解情况,北城派出所很不配合,竟由一名干警耍态度打人骂人。
      在当年的12月26日参加毛主席诞辰100周年我去了西柏坡。
     此事一阁就是20年没有一点点线索。
    自古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2012年的8月份,我本人考驾照,遇到一位三十八军某零团专业的干部,我才又追问起此事。
   此人说:当年部队大院强奸小保姆的男人叫柴建,给了他一个保守的处分,已经专业到了地方定州交通运输局。
   通过了解,得知柴建专业到了定州交通运输局火车站车辆管理所任指导员。
  在2012年的8月份,本人在定州交通局大门口见到了柴建,当柴建得知我的来意后说:你感觉像我吗?我还有会,转身就进了交通运输局院内。
    当天下午柴建多次用定州交通局车管所的单位电话和自己的手机号:13102975838(现已停用)大骂记者,我已经记下你的车牌号了,等你下次再来定州我扣掉你的车,让你上不了高速,看你今后还敢不敢再来定州了。
       我当时就回答他说,定州是我的老家,我随时都可以回去。张家口是你的老家,希望你尽早回你的老家,别在恶心着定州人。
       2013年的春季,我两次去定州交通运输局找领导人说起此事,他们都说自己很忙,还得下乡。又找到了办公室协调此事,定州交通运输局办公室以柴建已经退休了为理由没有给出任何合理的答复。
    试问定州交通运输局:难道就因为柴建退休了就可以逃脱罪行了吗?难道因为柴建退休了就可以不再追究其当年强奸12、3岁小保姆的刑事责任了吗?对于这样一个罪大恶极的流氓,恶棍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多少年对他所犯下的罪刑都要一一追查到底。让这个披着羊皮的狼,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绳之于法,公布于众,得到他应有的报应。追查他应有的责任,承担他应该承担的罪刑。
       20多年了,柴建给本人所造成的身心的伤害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和弥补的,无法计算跑了多少趟的牙科医院,失去了多少的笑容,爱人的抱怨,诸多的痛苦折磨了我多年。
      为盼各有关部门落实情况,还我本人一个说法。
     此稿件自交于定州交通运输局之日起至今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句公道的话语。
稿件以上真实内容一旦公布于众,曝光全球。责任有定州交通运输局及柴建本人承担一切相关责任。
致:定州市交通运输局

                              
                              2016年1月22日
 楼主| 发表于 2016-2-11 16: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柴建的流氓行为,应该反映到纪检部门,将其绳之于法。。。。。。
发表于 2016-5-16 09: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定州城里还藏匿着这样的一个痞子流氓,难道就没有哪个部门出面管一管吗?
没有哪个部门出面过问此事?
 楼主| 发表于 2016-6-9 11: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端午节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6-6-28 11: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遵纪守法是每一位公民的责任
发表于 2016-8-8 23: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流氓早就该绳之以法,
不要气馁楼主,继续维权!
我们会支持您的。

发表于 2016-8-30 22: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这个问题就还没有得以解决吗?

发表于 2016-8-30 23: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中这个叫柴建的人卑鄙又悲催。

 楼主| 发表于 2017-9-20 20: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潜伏多年的帖子又浮出水面,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思童网

GMT+8, 2024-5-19 07:53 , Processed in 1.078152 second(s), 19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思童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9328号-1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