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思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户
搜索
查看: 2413|回复: 8

你好!我帮你修改一下《 最浪漫的事》的原创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27 21: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浪漫的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最浪漫的事》  

    我就这样静静的走在空旷的街上,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雨丝很细,一滴一滴打在我冰冷的脸上。一阵风吹过,一股凉意刹时间由脚底袭遍全身。我转过脸望着身边的橱窗玻璃,里面映出一张苍白无力的面庞。我轻轻的摸着脸颊,湿湿的,是雨吗?还是我的泪?我不知道。我已经这样呆呆的走了一下午了,不看方向,不看路灯,也不看过往的汽车。撞了三四个行人,刚才还差一点被一辆车送去见阎王。漫无目的的走着,无意间路过一家音像店,一阵熟悉的歌声从耳边滑过: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就这样,我在这家店的门口停了下来。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雨水打在我的脸上,任由行人向我投来好奇的目光。我低声一笑,随他们怎么想,我不在乎。  
一直很喜欢这首歌------《最浪漫的事》。不只是因为它动听优美的旋律,更因为歌词的那种意境:没有华丽的修饰和点缀,却用简洁朴实的笔调勾勒出了一副最浪漫的图画。每当我听到这首歌,便会联想到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温暖的壁炉边,微笑的回忆着青涩的年少往事,那真的是一个人一生中最浪漫的事了。我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自己:真的会有这样的夫妻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当两人白发苍苍时却仍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从未改变过的深情。想过之后,我自嘲的一笑,轻轻的摇摇头,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我是个不相信爱情的人,或许是因为生在这样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里,所以我不相信爱情,也不相信婚姻。什么海枯石烂、山盟海誓,在我眼中都是那样的乏善可笑和苍白无力。爸妈也曾山盟海誓、生死相许,但是温柔善良的妈妈却终究留不住爸爸。或许是因为爸爸太优秀了,他满足了一个女人对男人的所有幻想,所以他的身边总是充满了各种迷幻般的诱惑,即使妈妈是那么美丽,那么贤惠,那么善解人意,却终究抵不过那一个个美丽的诱惑。我仍然清晰的记得爸妈离婚时的场景,爸爸眼中的坚决,妈妈眼中的绝望,直到今天,这一幕仍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或许那时爸爸的心中还有一丝愧疚,但是它却已经被那些美丽的陷阱挤压的没有一点立足的余地了。最终他们还是离婚了。我被判给了爸爸,即使我是那样的不情愿。一个月后,妈妈要走了,她要去英国。虽然那时我只有六岁,不太懂什么叫离婚,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她不会再回来了。很奇怪,妈妈走的那一天我却没有哭,只是呆呆的望着那个泪流满面的瘦削身影消失在机场大厅的尽头,并且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妈妈临走时对我说的话:“依然,你长大以后千万不要轻易相信一个人,尤其是男人。你一定要记住,最好的未必是适合你的,平平淡淡才是真。”那时候我并不明白这些话,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生怕忘了。这时妈妈留给我的----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东西。  
    渐渐的,我长大了。我从一个无知的顽童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我开始收到情书,开始有不同男孩子来追我。对于这些,我总是一笑置之,仿佛我是一个局外人。但是最后,我还是做出了选择,我选择了王伟----一个平凡的再平凡不过的男生,他是我高中兼大学的同学,也是我众多的追求者之一。之所以会选择他,依然是因为妈**那番话----最好的未必是你的,平平淡淡才是真。我不想再走妈**老路,不想再重蹈复撤,所以我选择了王伟----因为他的平凡。  
    对于我的选择,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大跌眼镜,他们都不理解为什么优秀的我会选择如此平凡的王伟。尤其是爸爸,他曾不止一次的问我这个问题,我总是冷眼看着他,默不作声。我不想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其实就在不久之前,我仍然以为我可以和王伟白头到老,我可以笑着对远在他乡的妈妈说:“妈妈,我很幸福,我找到了与我共度一生的人。”但接下来,我却明白我太天真了,天真的近乎有些好笑。  


(续一)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21: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2 最浪漫的事
如果我没有无意间看到王伟和那个女人进了饭店;如果我没有跟在他们后面并按下了那个房间的门铃;如果我没有亲眼看到王伟衣衫不整出来而里面躺着一个几乎一丝不挂的女人,我想我还可以把这个美好的梦继续做下去。但是这些事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我的眼前。其实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我曾在商场中看到王伟和这个女人手牵手,样子亲密的走在一起,我也曾质问过王伟两人的关系,他轻描淡写的说那是他同学的妹妹,来青岛旅游的,并信誓旦旦的保证与她毫无瓜葛。我相信了他,我想或许是我多心了,恋人之间本来就该互相信任。毕竟我们有五年的感情基础,我不相信他会在一夕之间将这五年完完全全抹煞掉。但是当我目瞪口呆的站在屋里看着满脸通红吞吞吐吐的王伟时;当那个女人挑衅的站在我面前,厚颜无耻的对我说:我能在他需要的时候满足他,你能吗?当我愤然拂袖而去,王伟跑过来追我,却因为那女人的一句:“你敢踏出这个门槛就别来找我!”而噶然而止的时候,我感觉脑中一片空白,我突然听到一个破碎的声音。是我的心吗?还是我的梦?是啊,梦该醒了,它已经陪着我度过了太长时间,是该醒的时候了。但当梦醒时,我却发现我已经为它付出了太多太多。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输了,输得太惨太惨。五年的时光换回的只是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和一身不堪的伤痕。我昂着头,挺直了脊背。我不能哭,我要把这点自尊保持到最后,如果我连它都丢掉了,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天空中的雨依旧飘着,我依旧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喂?”我有气无力的说着。  
    “依然,是你吗?你的声音怎么了?你不舒服?”里面传出了苏婷关切的声音,她是我从小到大的闺中好友。  
    “不,我没事,只是有点感冒。”我调整了一下嗓音:“找我有事?”  
    “嗯,这个礼拜六是我和李毅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好快噢,都一年了。”苏婷并没有发觉我的异样,仍然兴奋的说:“我们决定那天开个Party,找几个朋友好好庆祝一下,你也来吧!算起来你还是我们两个的媒人呢!”  
    噢,婷婷都结婚一年了,我连这事都忘了。但是现在我真的没有这个心情去,我只想一个人呆着,静静的呆着。  
    “你来吧,噢,别忘了叫上王伟。”  
听到王伟的名字,我浑身一震。  
    “王伟……他可能不能去了。”  
    “为什么?你们前几天不说好一起来吗?”  
    “因为……因为他可能临时要出差。”我吞吞吐吐的回答:“而且那天晚上我可能也有事,恐怕也去不了了。”  
    “有事?”苏婷奇怪的重复着,过了半晌,她有些猜疑的问我:“依然,你和王伟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你别瞎猜。”我故作轻松的反驳了婷婷的猜疑,我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那你就来吗!我们可是说好的。”  
    “我……”  
    “别吞吞吐吐的,一句话,来不来?”  
    “……好吧,我去。”我终究还是答应了婷婷,我不能让她发现我和王伟之间的事,婷婷是看着我和王伟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我不晓得如果她知道了这件事会有什么反映。  
    “但是王伟真的不能去,他真的有事。”  
    “这么说你一定来了!万岁,那我们星期六晚上见喽,Bye。”  
    “Bye。”  
    挂上了电话,我有些疲惫的呼了口气。我觉得我真的是累了,我要回家。我该好好休息一下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星期六的晚上六点,我准时出现在婷婷的家门口。从外面看,里面早已经是灯火通明了,我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门铃。  
    “依然,你来了!”婷婷看到我,兴奋的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结婚一周年快乐。”我把手上的礼物地给她。  
    “谢谢,快进屋吧。”婷婷笑着拉着我的手进了屋子。  
进了门,我听到二楼有说笑的声音,便准备往二楼走。但婷婷却突然转过头拉住我,我看出她想说什么,但却预言又止,好一会儿,她才开口:“依然,你是不是……”  




(续二)
发表于 2008-4-27 21: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明白了[em6]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21: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3 最浪漫的事
刚说到这里,就听到二楼传来了李毅的声音:“婷婷,是不是依然来了?你们怎么还不上来?”  
    “噢,我们这就来。”婷婷把要说的话收了回去,拉着我往二楼走。  
    “Party七点才开始,但是李毅的几个朋友早就来了,正好,也介绍你认识认识。”  
    我没说什么,只是任由她拉着进了二楼的主客厅。  
    进了客厅,我看见李毅正在墙角和几个朋友站着喝酒,旁边围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在和墙角的那几个男人调笑着。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那些女人,我就会想起在饭店看到的那一幕。那个片段就向被固定好的场景,在我脑中反反复复的出现,挥之不去。  
    看到我进来,李毅转身过来和我打招呼。而那边的一群人也随着李毅的身影向我们这边投来目光。  
    “依然,你来了,婷婷一直担心你不来呢!”李毅说着,幸福的把婷婷搂在怀里。  
    就在这时,后面吵吵闹闹的声音突然都停住了。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向我们这边看齐,我清楚的看见那里面有惊讶,有欣喜,有惊艳,当然还有妒忌和不屑。我低头,冷冷一笑。男人评价一个女人总是以外貌为先,真是应了古人那句老话:食色,性也。我看看今天的自己:淡紫色的蕾丝轻纱吊带上衣,外加荷叶边的白色流苏雪纺摆褶裙,再配上一头波浪卷的长发以及瘦削高挑的身材(两天没吃饭的结果),要吸引男人的眼球并不难。虽然脸色有点惨白,但幸好出门之前化了淡妆,不至于看起来像个飘逸的女鬼。  
    在沉寂了几分钟之后,我听见李毅的身后响起了一片口哨声。接着李毅的那群朋友(除了女的)想苍蝇一样围到了我的周围。  
    “李毅,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有这样的大美女也不早点介绍给我们认识。苏婷,你也真是……”  
    就这样,我成了新的焦点,一大群人开始在我耳边侃侃而谈,似乎想趁机显示一下自己“丰富”的才学。而那些女人呢,气得眼珠子似乎都快掉出来了。我虽然很不情愿的站在那里,但是不得已还是要陪笑(为了保持一下我美好的淑女形象)。就像现在,我表面上正在微笑着听一个1米6的男人(比我还要矮半个头)唾沫横飞的把拿破仑讲成英国人,心里却恨不得狠狠的抽他两个巴掌。幸好,危机时刻婷婷把我叫了过去,不然我真怕控制不住自己给他两个耳光。  
    婷婷在我耳边悄声耳语了几句,便转身向里面的书房走去。我也只好跟在婷婷后面往书房里走。就在我推开书房门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道灼人的目光落在我脸上。我转头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在另一边的沙发上,一个长得颇为帅气的男人(乍一看有点像金城武)正很惬意的嵌在沙发里,目不转睛的看着我。那种目光仿佛要透过我的外表看穿我的内心,顿时让我浑身打了个冷颤。而当他看到我朝他看时,则是很幽雅的向我举举杯子,算是打个招呼。我装作没看见,转身进了书房。  
    “你脸色很不好,虽然化了妆还能看出来,”婷婷拉着我坐下,皱着眉头说。  
    “最近加班,睡得不太好。”我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  
    “真的吗?”婷婷看着我,而我却不知为什么,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依然,你老实告诉我,你和王伟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要说没有,我看得出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不会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  
我低着头,我知道如果抬起头我一定会哭出来,好一会儿,我有些艰难的开了口:“王伟……他有别的女人,我前天在饭店看见的,他们……”  
我没有说下去,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如果再说下去,我怕我会吐。  
婷婷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让我感到意外的事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惊讶,只是轻叹了一口气:“你……还是知道了。”  
    我抬起头看着婷婷,眼中充满疑惑:“这是什么意思?你也知道?”  
婷婷有些愧疚的低着头:“一个星期以前,我和李毅去逛街,无意间看见王伟带着一个女人进了饭店,恰好李毅有一个朋友在那家饭店的大厅里工作。然后我们才知道,王伟在饭店里专门订了一个房间,已经带一个女人来过很多次了……依然……对不起,我……”  


(续三)

 楼主| 发表于 2008-4-27 21: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4 最浪漫的事
听到这里,我愣住了。婷婷接下去说了什么,我一个字也没听见。我突然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为什么?难道这就是我五年付出所得到的的回报吗?我真的好想大声喊出来。最终,我的眼泪还是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滴在了我毫无温度的手上。到现在我仍然不敢相信,难道我和王伟真的已经结束了吗?可是,事实却逼得我不得不面对现实,五年的时光,已经在一夕之间,灰飞烟灭。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哭累了,也可能是眼泪已经流干了。我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婷婷在后面担心的扶着我。我回头看看她,笑得有些惨淡:“不用担心,我没事。”接着,我擦干了眼泪,抬头挺胸的走了出去。我不能让别人看出什么异常,不管是谁,都不可以。  
     整个晚上,我坐在角落里,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而屋子里面却是异常的喧闹。这与我的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里,我似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人,这一屋子的喧哗,既不包括我,也不属于我。就在这时,一阵音乐响起,然后我听到了那段再熟悉不过的旋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慢慢的转过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是一个坦胸露背的女人正在用沙哑的嗓音唱着那首《最浪漫的事》,虽然演唱的水准不敢恭维,但我还是耐心的把这首歌听到了最后。我出神的望着电视屏幕,不经意间,我又再次撞上了那个目光,还是那个男人,他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冷冷的“回敬”了他一眼,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而泪却在不知不觉中,顺着脸颊轻轻滑落。  
    不知过了多久,Party结束了。那群人却商量着出去再喝一杯。我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兀自的出了门。  
    “依然!”就在我出门之后,婷婷跑出来叫住了我。  
    “你喝那么多酒怎么能一个人回去呢?”说着,她转过头向一个背朝着我们的男人喊道:“孙俊,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送依然回家。她喝酒了,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家。”  
    而此时,那个叫孙俊的男人正被一群女孩子包围在中间,看到那些女孩子兴奋的样子,就像是一群修炼了几百年的花痴。而那个男人在听到婷婷的话之后,便“突出重围”向我们这边走来。我定睛一看,怎么又是他——那个几乎整晚都盯着我看的男人。  
    “不用了,我一个人回家就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在那个人过来之前,我果断的拒绝了婷婷的好意。几杯淡淡的水果酒没那么大的作用,这点酒量我还有。最重要的是我对这个叫孙俊的人没什么好感。一双色咪咪的眼睛,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不然哪有那么多花蝴蝶围着他转。  
    “再说人家那么忙,干吗那么麻烦人家。”我说出了一个既好听又不得罪人的理由。(我感到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没关系,能送这样美丽的小姐回家是我的荣幸。”那个叫孙俊的人似乎听见了我说的话,笑着打消了我的顾虑。说着,他从我身边绕过,径直走到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前,很绅士的为我打开了车门。  
    “孙俊,那就拜托你了。依然,到家之后别忘了给我个电话。”不等我答复,婷婷就已经不由分说的把握塞进了孙俊的车里。  
    “孙俊!”一个女孩跑过来,语气娇滴滴的:“你不和我们一起出去吗?以前你最喜欢和我们一起去喝酒的。”声音听上去就像马上要哭出来似的。说完,她用“横眉冷对千夫指”的目光狠狠的扫了我一眼。  
    “下次吧,有时间再去。”孙俊给了那女孩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然后坐进车子里。他熟练的发动引擎、倒车。转眼间,我们已经远离了那片熙熙攘攘的人群。  
    “你叫依然,对吧?”孙俊打开车窗,开始笑着跟我聊天。  
我没有回答。  
    “我叫孙俊,是李毅的朋友,我经常来李毅家,但我从来没见过你,你不经常来?”  
    我依旧没有回答。  
    我的沉默引起了孙俊的注意;“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他转过头关心的看着我:“我是不是该把车窗关上,今晚的风比较大,你很可能会感冒。”说着,他准备关上车窗。  

(续四)


发表于 2008-4-27 21: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厉害啊...佩服 不 是敬佩
发表于 2008-4-27 22: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B]以下是引用gesong2008-4-27 13:37:58的发言:[/B]
你好厉害啊...佩服 不 是敬佩

难道你不敬佩吗?
发表于 2008-4-28 13: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em13][em13][em13][em13][em12]
发表于 2009-11-7 01: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啊,终于看完了。
呵呵,挺好!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思童网

GMT+8, 2024-6-15 18:44 , Processed in 1.078125 second(s), 16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思童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9328号-1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