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思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户
搜索
查看: 2472|回复: 9

【原创】 你别以为你是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16 02: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漂亮就是资本,只要世界上还有男人。?
    齐美红端坐在梳妆台前,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
    虽然不再如从前那样灵秀和朝气,成熟的风韵已经让她成为了一个绝对的女人。
?
    女人的美丽是天生的资本,这是用任何资源都无法遮掩和弥补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齐美红如同在想着一个神话。现在的很多女人都和她一样,为自己的温柔总要寻找一个栖息之地。丈夫当然是不可以的,她从来没觉得丈夫是她的知己。她自有她的神话,也许她每天就为这个神话才坐在这里,为这个神话湿润着、保鲜着她的温柔。她是个女人,是一个如水的女人,水一样的温柔,水一样的美丽,只是她还没有绽放,她能绽放吗?她怀疑却未曾失落。?

    齐美红来自农村,农村的朴实在她身上早已洗刷的一干二净,就像她那曾经齐臀的发辫,来到这个城市她就一剪刀咔嚓做了了断。每每想到这里,齐美红都很快转移了自己的思绪,她不愿意去想那些,不愿意再把自己和一个农村女孩的身影联系在一起。虽然她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她却不属于农村,骨子里她就不属于。那里造就了太多的小家碧玉,而自己呢,怎么会屈就于那么一个卑微的字眼。她总是很介意自己的农村情节,她反感并敏感着。她终于扇就了成熟的翅膀,飞出了不属于她暂时的栖息之地。?
   
    一个美丽女人,她的眼睛、鼻子、嘴巴和身材都是很重要的。这些齐美红都很具备。每次欣赏自己的时候,她都能想到高雅和端庄这样的词语。女人温柔如水,却可以穿透男人的刚毅。坚强的女人是不会让男人屈服的,男人永远不会拜倒在一个咄咄逼人的女强人面前,却往往容易沉醉于女人的温柔之中。齐美红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女人,她还会掩饰自己的温柔,张挂在面孔上的温柔总是不够深刻,她很适度地彰显着自己的冷漠,恰当地绽放自己的温柔。?
老丁终于在一旁坐不住了,他来回走动,并不搭话,像是在告诉齐美红,她已经要耽误时间了。?
    从上到下,齐美红打量一下自己。披肩的头发卷着大花,既不浮华又不失飘逸,很得体地呼应着自己娇柔的面孔。两弯眉毛浅浅地扫在眉宇之间,两端稍稍往上勾描一笔,如哀鸿一般低婉凄美。白色的长裙,柔美地落在自己有节奏有变化的身体上。粉红色的凉鞋,透明如玻璃的两根纤细的带子,交织在自己白皙柔嫩的脚面上,前端露着可爱的脚趾,如同娃娃们一张张微微的笑脸。?

    拿起墨镜,齐美红在老丁面前端正地站立一下,立刻又恍然地挪开,她每次在这个时候都后悔自己不应该这样展示给一个不懂得自己,不懂得女人,不懂得生活情趣的男人。她很失落,这样的男人居然是日日陪伴她的丈夫,她居然能够容忍着和他生活了这么些年。齐美红这个时候简直有些恨自己。她默默地想,我的神话,我的神话……?

    齐美红到了楼下,老丁已经打着了车,哼哼唧唧地要一待而发。?

    当初,齐美红已经看上了一部跑车,也不过六万多块。她甚至觉得那车就是自己的,车如女人,也是讲究韵味的,拥有一辆和自己气质很匹配的车型自然会让自己风韵倍增,但老丁还是坚决地买了这辆兼做带货用的松花江。虽然只花了四万多,可齐美红觉得简直就是浪费。最关键的时候,她是抗不过老丁的,因为老丁就是老丁,从来都让着她,迁就她,而这次买车却根本不容她抗拒。?

    成吉思汗酒业的业务经理徐若鸿已经先到一步了。业务员小陈为他们介绍“这位还用我介绍吗,我们的业务经理,想必两位已经猜出了吧!”齐美红上前伸手,老丁在一旁憨笑,徐若鸿很礼貌地握住了齐美红的素手。“难得如此漂亮的女士也能成为我们的大客户,真是幸会幸会!”然后边说边示意请坐,眉宇间透着些许兴奋。小陈和老丁也互相客气几句,大家都随意落座。?
   
     “徐经理果然是一表人才,成吉思汗酒业能做到今天的真正原因,我现在见了您才知道。”齐美红所说的这句恭维之话,虽说出于客套,可也并不为过,因为在她看来事实的确如此。徐若鸿一看就是精明干练之人,又有几分儒雅之貌。身上看不到一点点蒙古草原上的霸气。一身笔挺而又洒脱的西装,已经表明他是一位十分注重身份并仪表恰当的绅士。齐美红在内心很喜欢这样的男人。?

    “呵呵,嫂子过奖了!”徐若鸿探头过来做了一个鬼脸,有些打探的语气“我这样称呼不会介意吧?”齐美红脸色微红,镇静地摇摇头“怎么会呢!”?
徐若鸿微扶一下领口,轻轻正坐。“初次见面,嫂子如此夸奖,我徐某都要脸红呢!倒是嫂子这样的美女花,我却很少见呢!”说完斜眼看了一下老丁,老丁正在和小陈说着什么,似乎并没有在意。 ?

    关于成吉思汗酒业,今天齐美红亲自出马是有她特殊用意的。厂家销售中的规定,每年夏季要进行年销汇总,销售额超过三十万的部门,公司要返还十万。这并不是一个小的数字,因为在正常的销售中成吉思汗酒的利润并非可观,只要能够赢得这个十万元的返还,全年就能赚足。去年老丁已经达到了二十五万的销售,但在最后关键的订货期却未能如愿地拿到那五万元的订单,这让老丁着实上了火,眼看着十万元从自己眼皮底下流走。他一个劲儿地骂着厂家,骂着销售员小陈。?

    齐美红这次亲自挂帅,就是为了拿下这三十万的销售,为了得到十万元的返还。他们已经有了二十八万的业绩,剩下的两万应该不在话下。但就为了这仅差的一步,为了关键时期的这两万元订单,齐美红完全值得给老丁当个陪衬,不过这陪衬可不只是摆设,女人的魅力有时让人难以想象。关键时候男人不如女人,齐美红在老丁面前说了多次,每次她都予以兑现,并非妄自夸口。?

    “徐经理应该知道我们这次请您来的目的,去年的经历就不用说了,我想徐经理也明白。”齐美红单刀直入,她把最关键的事情出乎意料地摆到了桌面上。“我们今年的销售已经达到二十八万,剩余的两个月里,我们完全有能力销售两万元,我的意思徐经理您应该明白了吧?”齐美红用眼睛盯着徐若鸿,足有五秒钟,这个时限是书上说的,一个人如果有目的的盯着一个相关的人,五秒钟是最恰当的,这五秒里彼此的思维可以得到足够的传递。齐美红相信徐若鸿的智商不会不懂这些。?

    徐若鸿果然老练,他居然没有反应。?

    齐美红举着高脚杯,似有放松,轻飘飘地说“都说生意不好做,都说商场如战场,我并不认同。只要你有能力,只要你有策略,天下没有办不成的事!”她明显带有轻蔑的口气。?  “哈哈哈,没想到嫂子不光是漂亮,连做生意都如此在行,徐某钦佩,钦佩!”徐若鸿爽朗一笑,“不就是两万元的货吗?”他故意停顿一下“每年一到这个时期,全国各地的订单都应付不过来,我们的确有难处。”说完,用挑逗的眼光看了一下老丁,又转到齐美红。老丁的神态有点难看,去年的教训让他惶恐不已。齐美红却不然,她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眼角的眉毛似乎挑的很高。?

    徐若鸿又打了一个急转弯“实不相瞒,我这次来就已经给你们带来了订单,没有谁的都有你们的。十万元返还你们拿定了。”说完两手欢快地在桌面上打着圈,一根指头交接着一根指头往返不停。“嫂子,今天不虚此行吧?”?

    老丁一块石头落了地,他转眼看了看齐美红,她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似乎并没有要感激的意思。“徐经理人够厚道,我们以后的生意还很长久呢。我们的业绩不也就是您的业绩?大家一起发财,我们的关系是一荣俱荣啊。不过,我还是要感激您的!”?

    徐若鸿在最后一个关头,给了齐美红一个媚眼,明显的挑逗。齐美红看在眼里并有些动心,她喜欢这样的男人。徐若鸿把目光曾经抛掷到了她的胸部,在那里勾描了大约十几秒的样子。齐美红一个笑脸,做出了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老丁一直沉浸在喜悦当中,这些一点没有发现。?

    和徐若鸿相比,老丁只是老丁,不看别的,就冲他那双永远不想换掉的方口布鞋,和随意的灰白色夹克,就能认定他俗气的品味。齐美红暗自比较着他们身上的不同。?

    老丁虽然是老丁,但却并不老,三十出头的样子。齐美红那样叫他,是觉得亲切,不过他确实心态老了好多。其实齐美红这样叫他,更是因为可以从内心和他产生一种距离。虽然自己也不是青春年华,但总觉得和老丁是栓到了一起的两类人。?

    老丁不爱说话,言语简单朴实,从来不多说一个字。他身上还一直存有农村人的憨厚。老丁喜欢齐美红,虽然他俩也和一般农村青年一样是介绍认识,并恋爱结婚的,但老丁很满足。两个人决定来城市闯荡,虽然经历了不少的艰辛,但总算有了眉目,除了生存,他们还可以创造自己的事业,老丁为此奉献的火热。?

    两个人和徐若鸿分别后,半路上,齐美红要老丁停车,她要逛商场了,并要老丁陪她。老丁一直不习惯陪女人逛商场,很随意地说了句“免了吧!”这样把齐美红放下,他就径自开车要去门市。?

    齐美红下了车才想起来,自己的电话和钱夹都在包里,包在老丁的车上。?

    齐美红扭头想追上老丁,却早已经被过来过往的车给隔到了不可企及的距离。她急中生智,打了一辆红色的士“师傅,追上前面那辆白色松花江!”?

    老丁并没有往门市的方向开去,齐美红有些纳闷,但她只急着取回自己的包,没想那么多。汽车拐了两拐,到了一个化妆品的门市停了。齐美红随后就到。?

    老丁下车直接朝门店走去,迎出一位年轻女人。“大哥来了,好几天没见到你了,还好吗?”那女人绽开了笑脸。?

    齐美红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女人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一件浅灰色连衣裙,白色凉鞋,一头披肩发乌黑亮丽。?

    “请问,你下车吗?”司机有点不解地问,齐美红没有听见,她眼前只有这个女人,“请问,你是不是在这里下车?”司机大声又问。“你等等!”齐美红没有看司机。她看到老丁已经和那个女的进到屋里,两个人很熟悉的样子,一点没有顾客和店主的身份区别,齐美红跟着自己好奇的感觉下了车。她放慢了脚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跟他们进去。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老丁抱着一个箱子出来了,看到对面的齐美红他呆住了。那个漂亮女人也抱着同样的一个箱子出来,问老丁“怎么了大哥?”说着继续朝向老丁的松花江。?

    这是一个戏剧性的场面,齐美红和那个女人已经同时意识到彼此身份。“哦,是嫂子吧?你好!一看这么漂亮,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女人已经伸出了手,红红的脸,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齐美红没有去迎合她,连一声应付都没有,只给了一个怀疑和蔑视的眼光。这个时候的齐美红难以压制自己的情绪,她的恼怒已经完完全全地展现出来。老丁干脆转身去车里放下箱子。齐美红尾随两步,“老丁,真有你的!”说完从车上拽下自己的皮包,一转身走了。?  绝对不能容忍老丁这样,老丁怎么会和另外一个女人关系如此亲密?这个女人还如此年轻、漂亮,这是齐美红更无法容忍,并想不通的。她相信自己的感觉是对的,老丁和那个女人绝对关系非常。虽然她从来不认为老丁有这样的魅力,但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感觉是很敏感也很准确的,他们两个已经熟悉很久了,那年轻女人人见人爱,老丁当然也不会例外。她的脑海里反复出现了那个戏剧性的一幕,那个女人漂亮的身影,那个女人有些甜美的声音。她想着这些觉得有点屈辱。齐美红想到了自己今天早上梳妆时惦记的神话,那是自己一直振奋的神话,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她忽视了老丁,他居然在她之前进行了挑战,这样的挑战让她猝不及防。?

    和往常一样,老丁在中午时分推进家门。齐美红并不搭话,这让他反倒觉得失落和尴尬。他一直做好了防备,等着那些将要发生和该要发生的一切。?
齐美红最终冷冷地提出了质问“她是谁?”?

    “哦,是一个朋友,卖化妆品的,我有时帮她顺路送送货。”老丁不紧不慢地说,他这时居然有点风度,比谈生意那会儿要自然的多了。“去年她丈夫出车祸死了,自己带一个孩子很不容易,你不要多想,我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事!”?

    “我想象什么了?是你不打自招!”齐美红稍作平静,老丁的镇定让她感觉意外并有点可怕,她忽然感觉老丁很陌生。“你们认识多久了?怎么认识的?”“哦,去年老赵车祸住院你是知道的,当时和他住一个病房的正是小楚的丈夫。他们是外地人,我照顾老赵的时候给了他们不少帮助,老赵还没出院,她丈夫就死了。”齐美红听到“小楚”两个字,她知道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她心里冷冷地一笑,这个楚姓让她有点困惑,一时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们离婚吧!”这是这场战争中对老丁致命的一炮,齐美红虽然没有防备地败下了这第一局,但她相信自己不是懦夫,她有自己的个性,更懂得一些战术,她要一炮击中要害,她要取得战争的主动权,她要占领上风。?
     
    “离就离吧!”老丁的回答比齐美红更有爆炸性,这简直让她晕倒。看的出来,老丁说的一本正经,绝对不是玩笑,更不是委屈地屈就于她。齐美红好半天没有说话。?
“那好,咱们明天就去离婚,你不许反悔!”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示弱,坚决要主动,她一脸的不在乎,摆出那副一贯高傲的表情。老丁没有理她,而是去了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看着老丁的背影,齐美红流下了泪水。这个在自己身边多年的男人,这个和自己日日夜夜厮守在一起的男人,这个曾经把她视为明珠的男人,今天竟然如此陌生。齐美红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和困惑当中。难道所有的夫妻都是这样的吗?一起生活多年竟然又形同陌路!想来自己的尊贵,在这个男人面前从来都不容侵犯,只有她挑剔他,只有她蔑视他,怎么会容忍得了他的冷落和背叛!难道这么多年自己都错了不成?她始终不能想通。?

    下午,齐美红没有再如往常一样躺在床上午睡,她拎着包去了上午那个让她不安的地方。

    老丁的车居然停在那里。齐美红当时的情绪可想而知,她跨步走进化妆品店。?
那个小楚正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在柜台上摁着计算器。看到气冲冲的齐美红她有点慌神。“老丁呢?”齐美红并没有理会小楚,边问边往里面窥探。“哦,丁大哥帮我去银行提款了,您坐一会吧,估计半小时他就回来了。”齐美红有点泄气,她本想在这里冲老丁发一通脾气。“老丁和我离婚呢。”她看了半天小楚,最后说出这么一句,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急急地把离婚的事情讲了出来,她现在有点放松,乜斜一眼小楚“我觉得老丁是因为你,不然他不会提出离婚的,到底你比我年轻。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没有靠得住的男人!”说完她居然摸了摸那孩子的脸蛋,无意之中她显露出一个女人淳朴的母性。“嫂子,不用你说,我知道我该怎么做。”小楚有些乞求的眼神,她显得有些无奈“丁大哥是个好人,一直都在帮助我们母子两个,他是我在这里遇到的最值得信赖的男人。你放心,我不会影响你们家庭的,大哥是好人,他应该有自己的幸福,我不配,我也不会去做不应该做的事情!”小楚已经流出了泪水。“你也不要误会大哥,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大哥也不是那样的人,你比我更知道!”“我当然知道了,我们结婚都八年了,我有什么不知道的?”齐美红冷冷地回答,让自己也感觉到了一丁点的无情。是啊,眼前这个漂亮又气质的女人明显把自己摆到了一个让人无法敌对的弱势,齐美红作为女人怎么会没有直觉呢。她忽然想到了,那个让她说不出的困惑,原来就是自己站在小楚的面前居然显得有些粗俗,齐美红不愿再想。最后她决定,必须早点离开这里,一会老丁回来未必能轻松收场。“我管不了你们的事,既然离婚就离婚,他跟我离了你们就一起过,呵呵,很好的一对!”?

    这一夜齐美红根本没有合眼,老丁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他已经躺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不知道小楚跟老丁提起了她去化妆品店的事了没有,老丁晚上回来仍旧一句话不说。齐美红在床上揣摩着老丁的心思。这个一贯不爱言表的男人,今天居然毫不示弱,难道自己看错了他?齐美红开始想象着老丁的好处,稳重,厚道,仗义又不失温和,是个负责任并善于承受的男人。可能小楚就是喜欢他这些吧,难道这些自己以前就没有发现?这时她忽然又想起了上午谈业务时的徐若鸿,那是一个有点夸夸其谈的男人,看起来很有男人味道,但却有点虚伪的感觉,这样的男人可能会让你在大众面前挣足面子,让你在床上彻底放纵自己,但除此之外更多的是靠不住呢。徐若鸿适合做情人,而老丁才是最好的丈夫。?

    早晨起来,老丁有点吃惊,齐美红居然为他准备了早餐。她在厨房已经忙碌了半天,弄的还真是那么回事,好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了。以往都是老丁起的最早,齐美红还在被窝里的时候,老丁就把早餐端到餐桌上,然后催她起床。?

    两个人坐在对面,并没有看谁一眼。“今天我去店里帮你送货,老赵那好久没催货款了吧?你总是不着急。”齐美红讨好的很是自然。“不用,一会我们去民政局办手续吧!”老丁眼也不抬。齐美红始料未及,她都要哭了“老丁,你……”齐美红放下了碗筷。?

    老丁开始收拾餐桌,齐美红在那里发呆,她有点惊恐,昨晚的思想让她彻底对老丁改变了态度,她真的要答应离婚??

    手机响了,是短信“嫂子好啊,昨天见到你非常幸会,晚上都没睡好,现在起床了没有?向你问好!若鸿”?

    齐美红撇撇嘴角,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又出现了,明显带有一丝的暧昧。她却开心不起来,如果不是今天,如果不是老丁答应离婚,她会为这个身边少有的魅力男人动心的。可是现在……?

    “徐经理你好,我已经吃过饭了,正往门市上去。小本生意要付出辛勤的。谢谢你的惦记,以后还请多多关照!”齐美红回了过去。?

    老丁已经准备出门,他拿出昨晚不知什么时候准备好的户口簿和结婚证,对齐美红说“走吧,今天也会成为我们永远的纪念。”齐美红用乞求的眼神望着老丁,觉得他有点绝情“我昨天是开玩笑的。你不会也是和我在开玩笑吧,你不会是真的要离婚吧,别这样好吗?”老丁想拉她的手“那你就跟我走!”齐美红气急败坏,“你以为我不敢去,你以为我不愿意和你离婚?”说完迈步走到了老丁前头。?

    这次齐美红没有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她躺在车后。?

    又一个短信“嫂子说的哪里话,我能力有限,只要能做到的我尽力而为。除了生意,我们难道不能有别的吗?比如朋友。”还是徐若鸿,齐美红这才纳闷,这小子是怎么弄到自己电话号码的?嗯,应该是销售员小陈告诉他的。齐美红这次没有回复。?

    老丁果然把车开到了城区民政分局,这让齐美红有些腿软。老丁亲自为她拉开车门,似乎是在做最后一次绅士,老丁居然还能做到绅士风度,这让齐美红更加舍不得他,她不想进去,她只想哭。?

    老丁拿着包,看了齐美红一眼,自个大步进去。齐美红慢慢腾腾地挪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她蹲在了门口,两眼望着对面的马路发呆。?

    一个短信,又一个短信。徐若鸿接连发了两个“嫂子现在开始忙活了吧,抽空休息休息吧,小弟为你准备了一样礼物,到我们昨天原地一聚如何?”“嫂子别把小弟当坏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只是倾慕嫂子气质风度,明天我就回内蒙了,今天晚上肯否赏光?”?

    齐美红看了只想把手机给扔掉,她有些愤怒地拨动键盘“滚你妈蛋!”?
    手机很快显示“成功到达”。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04: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短了你怎么会知道你是谁呢……[em6]
发表于 2008-9-16 04: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不要等到失去时才想起他/她的优点来。这是人们的通病。
发表于 2008-9-16 05: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等到失去时  才懂得珍惜!!!
发表于 2008-9-16 08: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毒攻毒了。[em13]
 楼主| 发表于 2008-9-19 01: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俺也是保定滴。
很多朋友都是吗?
俺家定州
发表于 2008-9-22 03: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俺家也是定州的
发表于 2008-10-3 06: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聊起老乡来了。[em13][em13]
发表于 2010-12-7 23:5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漂亮就是资本,只要世界上还有男人。
发表于 2013-6-14 08: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怎样的生活,有些艰苦吧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思童网

GMT+8, 2024-6-20 13:02 , Processed in 1.063194 second(s), 17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思童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9328号-1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