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您当前的位置:思童网 > 思童文学 > 散文 > 查看内容

张小娴爱情散文:谢谢你离开我

2013-10-15 10:42 发布者: 影子 查看: 2339 评论: 0 原作者: 张小娴 来自: 新浪读书

序 言

后来的夏末和飘雪的长夜,或是余生,在此地,或者异乡

是这样想过的,当我老了,身体衰败,我会带着所有的积蓄,与心爱的人住进瑞士湖间一座美丽的温泉疗养院,每天做些舒服的治疗和按摩,泡澡,洗温泉,吃些美味的季节料理,夏末的早晨在林中散步,飘雪的漫长夜晚坐到温暖的炉火边静静地望着窗外的雪花。在人生最后的一抹黄昏,看尽湖光山色、迟暮与晚霞。直到把身上的钱都花光了,那就放下这副皮囊,了此残生。是想要以这么任性又糜烂的方式离开,一步一步回到生命的故土。

所有曾经痛彻心扉的离别,也痛不过人生最后的一场离别。到了这一天,从前的那些离别又算什么?有些离开,是为了使我们更好和更优秀地走到生命的终点。

人的一生,要经历多少次离别,又要经历几回人面桃花,然后终于习惯了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终于明白了没有永远的相聚,也终于看淡了世事与人脸的种种变迁?“舍不得你。”这句话,却又那么难以开口。?

“留下别走好吗?”这句话,也是太难说出口了。即便说得出口,又是否能够如愿?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应该是不能如愿的了。

所有带着爱或者带着恨的离别,也是一次痛苦的割裂。若做不到微笑道别,鞠躬离场,那么,是不是可以默然转身,憋住眼泪,鞠躬离场?谁叫你当初爱上了呢?总有一天,你会对着过去的伤痛微笑。你会感谢离开你的那个人,他配不上你的爱、你的好、你的痴心。他终究不是命定的那个人。幸好他不是。

这辈子,能够相守固然是好,无法相守,只是因为不适合。有些你爱过的人的确只是个过程,他在你生命里出现,是为了使你茁壮,使你学会珍惜和付出,使你终于知道这一生你想要的是什么,你始终追寻的又是什么。当天的坠落,换来的是日后的提升。那么,当时的痛苦也就值得了。

所有到不了头的恋爱终究是一种历练。那一刻,你的心碎掉了,溃不成军,却只能爬起来,擦干眼泪往前走。是有这么一个人,或者几个,爱得死去活来,只因为是他首先离开,是他首先告诉你,他不爱你了,而你却没有机会回头对他说这句话。既然这样,就当自己吃亏好了。人总要吃点亏吧?

我们接受生命里的许多东西,甚至所有,终归会消逝,离开不也是一种消逝吗?损毁的会重建,新的会取代旧的,笑声会取代眼泪,眼泪又取代欢笑。直到有一天,这一切骤然终结,没有笑声,也再没有眼泪。

后来的夏末和飘雪的长夜,或是余生,在此地,或者异乡,当你比现在老些,或是已经很老了,想起那个离开你的人,想起那张在记忆里早已模糊了的脸,你会感谢他的离去,是他的离去给你腾出了幸福的空间。

四肢在恋爱

恋爱的时候,我们的四肢也在恋爱。

爱情的感觉,由胸膛蔓延到两条手臂和两条腿。

你曾经有过这种经验吗?

手找到了幸福,

脚找到了安宁。

手触摸到柔软的pashmina①,

脚踏在浪漫的Paris②。

手抱着温暖的枕头,

脚踏在软绵绵的地毯上。

手触摸到星辰,

脚离地升起,

手里拿着一本最动人的书,

脚踏在坚硬的地上,实在而有安全感。

手摸到乌溜溜的长发,

脚踏在雪花覆盖的地上,虽然有点冷,却是这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手抱着盛放的花,

脚走在青青草地上。

手指愉快地跳舞,

脚悠闲地打拍子。

手牵着他的一双手,怎也不愿放开,

脚勾住他的脚,两条腿缠在一起。

四肢都和主人一起恋爱了,怪不得当主人失恋的时候,四肢也会悲伤得失去所有气力。

你爱我吗?

这四个字,向来是最难开口的。我们在心里想了百千遍,将要开口的时候,还是觉得腼腆。

“你爱我吗?”这句话,不能说得太早,也不能说得太迟。说得太早,会影响全局,说得太迟,已经没用了。

热恋的时候问对方:“你爱我吗?”他便知道你已经爱定他,从此以后,你们的关系就是你爱他多一些。

他不爱你了,你含泪问他:“你爱我吗?”是不是已经问得太迟?有些事情,太迟才去问,只会显得有点笨。

在床上问他:“你爱我吗?”那么,你也许是个胆小的女人,这个时候,有哪个男人会笨得回答说不爱?

事后才问他:“你爱我吗?”也是问得太迟了,这个时候问来有什么用?

自己遇到大挫折,或是出了意外,下半生需要他照顾,才问他:“你爱我吗?”是有点自私。

有了他的孩子,才问:“你爱我吗?”你以为你还是小孩子吗?你问得也是太迟了。

什么时候该问?能问的时候毕竟不是太多,也许,该在他爱你爱得最深的时候问他:“你爱我吗?”

不能肯定的时候,问来干吗?

爱情如烟花

爱情不是阳光、空气和水。

它不是必需品。

然而,它就像夜空上绚烂的烟花。

烟花不是必需品,每个人却都想看一回烟花。

一天,当一个人看过了够多的烟花,也已经看出了烟花的绚烂只是一瞬间,然后就散落,甚至是虚幻的、骗人的,他幽幽地转过身去,把那片寂寞的天空遗落在背后,从此不再那么想看烟花了,但他心中的那片天空毕竟是点亮过的。他邂逅过烟花。

是的,一个人也可以,但是,要有两个人才会甜蜜。

一个人也可以,但是,要有四片嘴唇才可以亲亲。

一个人也可以,但是,要有两个人、两双手和四条腿才可以变化出许多不同的拥抱,可以飞抱、熊抱、腰后抱、亲嘴抱,用尽全身气力的狠狠抱。

一个人也可以,但是,要有两个人和两颗脑袋,你才可以把脑袋靠到另一颗脑袋上睡一会儿。

一个人也可以,但是,要有两个人、两张嘴和两个自我才吵得成。吵完后,你才会知道你有多么爱他,多么想念他,多么害怕失去他,又多么痛恨自己不肯为他把自我缩小。

一个人的爱情也是爱情,你可以一直爱着一个人而永远不让他知道,把这个秘密埋藏在心底。

但是,你也深深知道,两个人的爱情圆满些,两个人的遗憾也缱绻些。

家庭是两个人或更多人的事,爱情却是一个人的事。不管你爱过几个人,不管你看过几回烟花,爱情终究是自我追寻、自我认识和自我完成的漫漫长路。

然而,这一个人的事,是要由另一个人去成全,就像烟花需要一片夜空。

我和你的地域

爱情与其说是两个个体的交流,倒不如说是两个地域的交流。

每个个体都有其历史,我们成长的背景、家庭、读过的书、受过的教育、爱过的人、经历过的事、过去的伤痕、不可告人的秘密、成长过程的创伤、爱恶和志趣,形成了一片地域。

初遇的时候,这两片地域并没有深入的交流,我们会战战兢兢地互相试探,唯恐自己那片地域不被对方欣赏,而他那片地域也是我无法进入的。

被爱的时候,我们期待对方所爱的不只是我的外表、我的成就,这一切只是我的一部分,并且会随着时日消逝。我们期待他爱的是我那一片地域,那里有我的脆弱和自卑,有我最无助和最羞耻的时刻,有我的恐惧,有我的阴暗面,有我的习惯,也有我的梦想。

爱上这片地域,才是爱上我。

我带着一片地域来跟你相爱,接受我,便意味着接受我的地域。

爱一个人的时候,也同时意味着你愿意了解这片地域。

爱情有时候难免夸大了两个人的相似之处,然后有一天,我们才发现相似和差异同样重要。

接受两个人的相同点,当然毫无困难,我们甚至会说,这是我们互相吸引的原因。然而,接受彼此的差异,却是惊涛骇浪,是两个地域的合并。

感性 感动 感觉

在一场演讲会上,有观众问我,以下三种男人,如果只能选一种,你选哪一种?

感觉。

感动。

感性。

我不会选感性的男人,男人感性是好的,百分百感性却令人吃不消。男人,还是应该理性一点,理性的男人比较有安全感。

我会选择令我感动的男人。

因为爱我,他做了许多让我感动的事情。

我自问可以做很多让男人感动的事情,但你知道那是多么疲倦的吗?

看到他那阵子不太开心,你挖空心思买一份小礼物送他,去选礼物,也要花好几天,还要担心他不喜欢那份礼物。

他家里有事,他爸爸或是妈妈生病了,他没空照顾他们,你便要负起这个责任来感动他,你对自己爸爸妈妈还没有这样好呢。

他工作太忙,没时间开支票,没时间找房子,没时间搬家,没时间到银行,没时间买日用品,你替他一一办好,俨如他的秘书和菲佣,他很感动,你却累得要死。

不如,从今以后,由他来感动我,我乐得做个铁石心肠的女人。

至于你问,让你有感觉的男人又如何?

曾经,好想拥抱一个人,感谢他为我所做的一切,那一刻,也许大家都有感觉,然而,只要冷静一下,感觉转瞬即逝。感觉,是靠不住的,难以永恒。

真的让你爱上了又怎样?我们一生之中可以爱上超过一个人,我们却只能够与其中一个人终老。

床榻之岸的人

你曾否静静地看着熟睡中的恋人?

忘了是什么样的心情之下,他睡了,你却睡不着,于是转过脸去,静静地看着熟睡中的他。他的睡姿也许并不优美,但你不会介意。

人可以透过镜子看到自己的背影,却永不可能在熟睡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睡姿,这么私密的时光,只能留给身边的人。

看着熟睡中的恋人,你心里不禁生出了许多问号:

为什么会是他睡在你身畔而不是别人?

你为什么会爱上他,而他又会爱上你?

他有时候看上去是不是很陌生?

为什么这个人能让你笑,也能让你哭?

他是真实的吗?为什么有时你会觉得自己在做梦?

他就是将会和你长相厮守的人吗?

你悄悄地呼吸着他的鼻息,倾听着他的呼吸,忽而有点茫然。他是一条小船,由于命运的驱使,顺水漂流到你的床榻之岸。

这样的概率有多大?无从计算。

你吻了吻他的脸,为他拉上被子,看着他酣睡,不禁又生出了爱怜。在你床榻之岸停留的人,是多么天真和善良,毫无戒备,像个孩子似的。你告诉自己,以后要好好爱他和珍惜他。

然而,当他醒来,当你也醒来,你还是会和他吵嘴,还是会怀疑他是否就是那个跟你厮守终生的人。瞬间的感动,原来只是感动了自己。

一个人的掌声

我不需要在掌声中登场,但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在掌声中告退。

我不为别人的掌声而活,我在乎的永远只是一个人的掌声。纵使赢得全世界的掌声,却得不到心爱的人的掌声,也是会失望的。

有时候,我们那么努力,并不是为了别人的掌声,而是为了身边的人微笑拍掌。

我们口里不说,一副好强好胜的模样,好像想赢得全世界。天可怜见,我们只是想得到一个人的掌声,他却也许并不知晓。

他也许会说:“已经有那么多的人称赞你了!”

这句话就好比说:“天上已经有那么多的星星了啊!”

没有了陪你看星的那个人,天空还是会黯淡。

观众的掌声,真假难辨,终究隔了一层。唯有情人的掌声如歌,余音袅袅。

观众的喝倒彩,往往是真的。然而,只要我在乎的那个人说:“我觉得你很好。”

那就抵得住全世界。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画家推荐
何建新作品

何建新作品

高恩深

高恩深

张真山

张真山

艾九銮

艾九銮

鉴克

鉴克

李宗利

李宗利

陈东来

陈东来

李京

李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