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您当前的位置:思童网 > 思童文学 > 思童原创 > 查看内容

今生与你有约

2013-5-16 10:51 发布者: 劝其多事 查看: 2370 评论: 0

(一)
转眼二十几年过去了,孩子们都像小燕子似的一个个飞去了,真应了老辈子人们说的一句话,少来夫妻老来伴,一点点也不假。清晨,她与往常一样推着他出来逛公园。
他叹了口气说:“老喽,不服老是不行的了。想当年自己的身子骨结实的像铁打的一样,这老了老了怎么就坐在轮椅上了。真的不可想象,但却都成了现实”。
她风趣而幽默地说:“嗯!要不是当年你还对我好些,等你现在老了,早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将你晾起来喽。君子报仇五十年不晚嘛。”
他一只大手返回来扶着她推轮椅的手说:“你说奇怪啊!当年你弱不禁风,整天生病输液,我是最看不惯得了,可到老了老了你身子骨结实的像头……”
她似生气地问:“像头__什么?”
他大笑,“不说了,不说了,反正是你很健壮,比我强的多。”
她说:“当年呀!你就是不服劲儿,我是用那种方式从你那儿夺取能量,让你投资我输液储存能量,你投资花钱了,我现在受益,不然等你老了,谁来推你逛公园呀!”
“你说也是啊,年轻的时候……”
“好了好了,脏老头子,别提你年轻的时候了,一提起你年轻的时候来,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唉……你总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把家放在第二位,自私地活着。”
他叹了口气说:“唉!给共产党干工作没办法,一手托两家,既不能让百姓受损,还要树立共产党的美好形象,工作不用心行吗?不是有一句话叫做什么来着……”
“我知道”,她接过话茬说:“男人的价值在于奉献,为事业而活着;女人的价值在于家庭,为爱、为儿女们活着,要不是我理解你在外面打天下也不容易,所以为你、为你的家也任劳任怨了,年轻时是你家的小保姆,老了又是你家的老保姆。”
“我不是花钱给你投资了吗?”
她问:“投什么资?” 
“输液。”
“讨厌!那我现在投资花钱给你输液,你站起来推我几步。” 
“好吧!你停车,我来推你。”他想站起来走两步,他手扶着轮椅轻轻地推着向前滑动,他走路的姿式简直就像小孩儿学步。
她忙上前搀扶着他。


(二)
又是十几年过去了,他真的老得走不动了,她风趣地说:“脏老头子,要死你先死啊,你死了我还能好好地安顿安顿你,我要先死了留下你一个人可就惨喽。”
他也风趣地说:“你可别抢我的先儿,我不是大你一天吗?可是你说的天上一天,地下一年的。怎么轮也轮不到你先死呀!”
终于有一天他像睡觉一样的闭上了眼睛。清晨她早早起床做好了饭菜在客厅里喊,老头子该起床散步了!他没有反应,她又喊,脏老头子别赖床了,该起床吃饭散步了。他始终没有反应,她放下她手里的碗筷,边用围裙擦着手,边走到他身边来。
“天哪!”她一阵天旋地转。“怎么会!怎么会!!怎么能够?!连一句话都没有;怎么会,怎么会连说一声‘对不起’都没有。你这个脏老头子呀!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连死都是自私的,我白伺候了你几十年,你让我说你一声什么好呢?你让我怎么跟你的儿女们交待,你让我今后还怎么活下去?!‘天哪!’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声不吭’,连句道歉的话都不用说了吗?你怎麽知道我能不能承受的起你的不辞而别呢,你怎麽能够这样对我!我哪儿对不住你了?‘上辈子你欠我的、今生欠我的、来生还要欠吗?脏——脏老头子’……”哭罢,她却异常得镇静。该给他的,今生她都给了,吃的、用的、精神的她问心无愧。她没有急着将儿女们叫回家,刚刚过完年孩子们还沉浸在新春的喜悦中,而且还有各自的工作。她慢慢打开房内的空调,尽量保持着房间的温度。
她没有动他,也没有给他换上寿衣,他依然是穿着睡衣,静静地躺在那儿。他的嘴角上带着一丝丝地安详,像是刚刚地睡去,他的表情坦然得和他活着的时候一模一样。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她从来都不认为他死了,他还活着,永远的活着。睡前她给他掖掖被角说,睡吧脏老头子,而后轻轻地吻下他的额头,清早醒来她对着他说,别睡了该起床散步了。她每天和往常一样给他擦洗着身子、脸、手、脚、全身。每隔二几十分钟她就用棉棒给他擦湿一次嘴唇,她每天除了下楼购买点儿吃的和生活中的应用物品。大部分时间是与他对话。她从来都不认为他死了,他不能死,他死了谁还给她作伴,谁还和她说话,她把爱给谁,谁还给她讲风趣幽默的故事,逗她开心,讲他们恋爱时的故事,讲他的破案技巧,年轻时他没有丢弃她,老了他更不会。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转眼“五.一”快到了,儿女们隔三差五地打个电话来问候一下,他们三姐弟都很孝顺,也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她们相互通了个电话,为什么好长时间听不到爸爸的声音了。爸爸病了吗?我们得赶紧回去看看,“五一”还不到小儿子佳伟就准备回来了。
清晨她给他擦洗完毕,吻了他一下说:“脏老头子孩子们就快回来了,你要给我争气呀!你要快点活过来吧!儿女们要回来看我们了,你别让我太作难了!”
在她的这一生中会有很多次的奇迹不断的出现,只要她是真心的,用心地呼唤。天公会作美,地神会显灵。
他轻轻地有了呼吸,动了动手指。
她的心声一刻也不敢停止地再呼唤,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他的呼吸随着她的呼吸在拉动。
“我的天呀!我的爸爸、我的丈夫、我的爱人、我的宝贝、我的脏老头子、我儿子的父亲;如果你能听到我这个‘女神’的呼唤,您的天、您的地、您的母亲、您的妻子、您的爱人、您的宝贝、您的脏老婆子、您儿子的妈**话,请你睁开眼睛吧!再看我一眼行吗?我们的乖儿子快回来了,来看你——来看我---来看我们来了。你要给我争气呀!我伺侯了你大半辈子,死了死了还在伺侯你,你不睁开眼睛看看,你这样不辞而别对得起谁呀!我知道你累了,可我也累了,可是为了儿女们我不是也挣扎着过来了。”静静地看着他有了心跳,她知道------他会的------
慢慢得他睁开眼睛说:“老婆子,我太累了,我也不想再拖累你了,为了你——我——又——努努力做到了。”
她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会的!为了我你不是一直在努力吗?难道这次你就不了吗?”她泣不成声地说:“我知道这一辈子你也奈何不了我,但也不忍心;我也一辈子奈何不了你,但也心不忍,我们就因为对对方一辈子的‘不忍心和心不忍’才手拉手走到了今天。难道现在你不会了吗?”
他用他很微弱的声音说道:“我—-会-—的!”


(三)
孩子们欢呼跳跃着都回来了,有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真可谓儿女双全,子孙满堂了。11口人的家庭已经很少见了。但她从来都没有厌烦过。外孙们姥姥、姥爷的叫着来到床前。“不要动你们的姥爷”。
儿女们也应声走进来:“妈妈,爸爸怎么了?病得很重吗?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们呢?”
老太太面带着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的表情说:“没事儿的,你们的爸爸只是老了,走不动了,他身边还有我呢!不需要你们的照顾。”
孩子们推着姥爷,“姥爷、姥爷快起床给我们讲抓小偷的故事吧!”
“姥爷不抓小偷,姥爷是刑警队长,只抓大坏蛋。”
“小偷也是坏蛋,但不是大坏蛋……”
“好了孩子们,你们都到外边去玩吧,让姥爷静一静。”三个儿女谁也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劲,只是感觉爸爸一直睡觉,只有呼吸没有张口说一句话。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孩子们回去上学,儿女们回单位上班。临走时一再交待妈妈把爸爸送医院检查一下吧!
她语重心长地说:“不用了孩子们,人活多大的岁数也得有个死,你爸爸没病只是老了有点累了,等他休息几天也就好了,人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也就别再折腾他了。你们放心走吧,我会照顾好他的,他是我的唯一,也是我一生的知己更是我一生的骄傲。和你们的爸爸在一起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和收获,你们还放心不下吗?
“不是的妈妈,我们相信你,你也是  爸爸最好的知己,也是他一生的骄傲和幸福。我们做儿女的都为有你和爸爸这样的一双父母而骄傲和自豪。好了,妈妈你就别难过了,爸爸会好起来的,我们相信。”这种揪心的痛,这种滴血的痛,只有老太太一人知道。
孩子们都走了,只留下她和他,她依然如往常一样耐心地给他擦洗着每一个部位,坚持每周更换一两次内衣。年轻时的他太爱干净了,简直有点洁癖了。但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太爱干净,只是为他多累点罢了。白色的衣物上不能有半个污点,整天案子忙得他晕头转向,但从不忘记把雪白的袜子洗得干干净净,虽然她口口声声称他是个脏老头子,但他的确干净得有点过分了。
每天她除了做这些,便是细心地整理着她的日记。自从他站不起来时,她从没有再写过小说,虽然这在文坛上不能不算一大损失,但她愿意把机会让给更年轻的同志。写日记、抄日记这是她人生最大的快乐和财富,也是他给了她机会创造了这笔财富,这是他们唯一能给儿女们留下来的全部财富。


(四)
春节快到了,他还是老样子了,每天保持着一点点的呼吸,倒是她每天除了忙着赶抄东西便是与他对话。
节日到了,儿女们和往年一样早早的回来赶吃过年的饺子,孩子们最爱吃母亲做的饺子了,什么样的星级饭店的饺子都没有妈妈做的好吃,就连爸爸单位的同事都这样认为。只是发现爸爸还依然躺着没有太大的变化,送医院吧妈妈不让,终于小儿子耐不住性子问了:“妈妈?爸爸每天都这样静静得躺着不吃不喝靠什么维持和支撑生命啊?”
她告诉儿子,“你爸爸每周都有医生给他定时输液,他说这是我欠他的,年轻时我爱输、老了该他了。”
“是吗?”特大的一个问号就在小儿子脑中出现,我为什么不去问问医生呢?小儿子找到了他爸爸的专职医生何奇明叔叔。
“何叔叔,我爸爸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保持着这种状态不轻也不重呢?”
“佳伟,我不想瞒你,就你爸爸的这种状况在医学界还是很少见的,还是个谜。过去听说过假死,但是,一旦救过来了和正常人是一样的。而你的爸爸据你的母亲说已经过世快一年的时间了,是她用她的生命换取了真爱,也就是说将天地感动!虽然你的爸爸有了呼吸,但他的身体已经老了,站不起来了。所以,他虽活过来,但起身走路他已无能为力,你们这些孩子们就多安慰安慰你们的母亲吧!她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如果不是为了你们,也许她早已随你们的父亲一同去了。”
小伟回到家将这一秘密告诉了两个姐姐,她们既吃惊又相信,真的爸爸的状况与众不同。虽然姐弟三人谁都没有说什么,但他们对母亲的过于关心,已使这个敏感的老太太察觉到了什么,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她们之间的对话都流露在眼神中。
春节后的初一、初二、初三直到初六,都是那么安静的度过了,母亲依然希望儿子、儿媳妇、女儿、女婿们在一起玩玩牌,打打麻将。她有时看孩子们嘻笑,有时看儿女们打牌,有时自己也动动手玩儿一会儿,但大部分的时间是在房间里陪着他赶抄日记。初六的晚上一夜无话,初七的晚上母亲将儿女们都叫到跟前说:“你们的爸爸已经不行了,可能冲不过今晚,今天是他83岁的生日,你们要继承你们父亲生前的品德和美德,正直良善、平安一生。这是我们做老人的留给你们的唯一的一份财富,虽然不是金钱,但可以拥有一生一世;好好教育你们的孩子们,把你们小时候的故事常讲给孩子们听一听是有必要的,儿女们最大的孝心就是让我们作老人的放心,闭目时也就安心了,我们会含笑九泉。我跟你们的爸爸有约,他不在了,我也不会长久,我们夫妻恩爱了一生,手拉手走来,还要手拉手地去,来世还要先作朋友、再作夫妻,欢度一生。来生你们几个还做我们的儿女,我们还要生你们这么几个孩子,扶摸着你们的头,拍打着你们的屁股长大成人……”
妈妈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拉过最小的儿子抱头痛哭。“孩子们都别难过了,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没有死那儿来的生,人早晚都会有这一天,这么一过程;我们、你们老了都会有。”
小伟跪在妈**面前痛哭失声:“妈妈,我们实在不愿意你们二老走。”
两个女儿、女婿也都走过来,大女儿走近妈妈说:“妈妈我虽不是您的亲生女儿,但您就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对我。”
她抚摸着她的头说:“安奇快起来吧!我爱你们的爸爸就会更爱你们。”
三个儿女都跪下来围着妈妈,“妈妈、妈妈我们都不愿你们二老走!”
“快起来吧孩子们,让小孩子们看到了不好。我们的寿命已经到了,又不是年轻,也没有病痛,这是我们用一生的美德积来的,我们的生命只能在你们的生命里延续,不可能永生。”
虽然小孩子们听不懂大人们在说什么,但已察觉到是悲痛的事,乖乖得谁也不出声,随着大人们的流泪也在流泪。
一夜无话各自回房休息。房间里只留下两位老人,她轻轻地欠了欠身子说:“脏老头子累了吧,今天是你的生日,明天是我的生日,你要和我一起过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没有声音。她拉起他的手说:“拉紧我脏老头子,来生我们还要一起走。”


(五)
天亮了。儿女们都起来了,推门进屋只见爸、**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日记本和一张遗嘱。
“孩子们!这是我们留给你们的全部财富,除了没有金钱什么都有,生活就像一个五味瓶,酸、甜、苦、辣、涩样样都有,你们要把握好每个苦乐享受,喜迎生活给予你们的一切,而不是父母给予你们的一切!随时随地用一颗感恩的心对待你们周围的一切,将心比心!你们的爸爸生前工作太忙,退下来腿脚又不利索。但他喜欢爬山观水,希望你们能按照我们的遗嘱,将我们的骨灰撒向山川大海,我好陪伴着你们的爸爸观山看水,你们各自都有自己的房子,将我们的房子交给国家捐给困难户或孤儿院……”
医生何奇明说:“他们生前出生时只差一天,而闭目时只差11个小时,你们的爸爸大概在昨晚八、九点钟停止呼吸,昨天是他83岁的生日;而你们的母亲是凌晨五、六点钟,今天是她83岁的生日。你们这些孩子们都是有福气的孩子,你们的父母一生光明磊落,兢兢业业幸福地忙碌了一生,虽然他们什么财富也没有给你们留下,但也一点都不欠你们的。所以他们走的既安祥又从容,没有遗憾留在世上。你们这些孩子们要继承你爸**优良传统和美德、欢度一生。你们爸**在天之灵也会宽慰的,都好自为之吧,这是喜丧都不要太难过了。”
在灵前他们三姐弟翻看了妈**日记本,让众儿女对二老又多了些理解和骄傲。尤其是安奇在她的心目中,在母亲没有去世前,在她还没有来到这个家这个妈妈面前时,她曾经有过恨、有过怨、有过对爸**不理解,今日她全明白了。
九位儿女、女婿、子孙们抱着父母的骨灰盒慢慢地来到了山顶,恋恋不舍得将父母的骨灰撒向大山和树林之间。
小儿子佳伟大声地呼唤:“爸爸、妈妈你们听到了吗?看到了吗?!我们按照您们的遗嘱把你们的骨灰安放在大自然了;你们安息吧!放心地走吧!我们不会辜负你们二老对我们的期盼,你们含笑九泉吧。来生——来生我们还要作你们的儿女,我们有约的,你们听见了吗……”
三个儿女及孩子们的声音在大山间应声回响:“爸爸、妈妈你们听到了吗?来生我们还做你们的孩子,一定的、一定的---.---我们有约的、有约的、有约的……”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画家推荐
何建新作品

何建新作品

高恩深

高恩深

张真山

张真山

艾九銮

艾九銮

鉴克

鉴克

李宗利

李宗利

陈东来

陈东来

李京

李京